橡皮泥做毛主席像构图稿

发布日期:2021-07-03 16:54   来源:未知   阅读:

  www.bd9s1.com.cn!“参加毛主席纪念堂雕塑创作,我终生难忘!”这是王志强见到记者的第一句话。

  王志强,上海油画雕塑院国家一级美术师,曾参加《雨花台纪念碑———坚贞不屈》、《雨花台烈士群雕———英勇就义》、《迎接上海解放》等重大雕塑的创作。但最令他难忘的,还是参加毛主席纪念堂雕塑创作。

  1976年10月8日,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和作出《关于建立伟大的领袖和导师主席纪念堂的决定》。当日是主席逝世整一个月。

  11月,当时的中央主要领导批准成立毛主席纪念堂工程现场指挥部,下设雕塑美工组。

  “1976年11月上旬,上海市文化局收到国务院文化部的指令,立即要我单位派出两名雕塑家,参加毛主席纪念堂雕塑创作。我和我的老师李唐寿荣幸地去了北京。”王志强告诉记者,李唐寿已去世9年,曾是刘开渠大师的助手,参加过人民英雄纪念碑浮雕放大制作。

  据王志强回忆,毛主席纪念堂雕塑组设在国务院第二招待所,由中央美院、浙江美院、上海油画雕塑院等八家单位20多名老中青雕塑家组成。“我是组内最年轻的,”王志强有些激动,“组长是中央美院党委书记、著名雕塑家盛阳。”

  毛主席纪念堂的雕刻艺术工程,共分三个部分,一是北大厅毛主席坐像,二是北大门两侧《丰功伟绩》群像两座,南大门两侧《继承遗志》群像两座,三是建筑装饰雕刻。

  “纪念堂整个工程包括雕塑工程,必须在1977年8月全部竣工,时间紧、要求高,我们都废寝忘食地工作啊!”王志强自豪地说,“雕塑家都对毛主席充满敬仰和爱戴,没有辜负党和人民的重托。”

  王志强告诉记者一个有趣的细节:进京后三天内,雕塑组每人就拿出了高25公分、用橡皮泥做的毛主席像构图稿。

  构图稿一一过堂,雕塑家们认真研究论证,集思广益后归纳了四尊送审方案。“雕塑组20多人立即分成四个小组,以最快的速度,突击完成了四尊高40公分姿态不同、艺术风格各异的毛主席雕像,送中央挑选,”王志强说话的速度也快了许多,“中央领导选了其中一尊,雕塑组以定稿为准,快速制成了1.4米高的正稿,按正稿放大成2.8米高的大稿。”

  盛阳组长决定由孙家彬、叶毓山、白澜生、李祯祥、沙志迪(已故)、蔡修齐和王志强等七人投入毛主席坐像泥塑放大工作。“我们七人在两周里完成了毛主席泥塑坐像整体造型任务,随即,我被调去搞四组群雕设计,“金九银十”折子戏开演 各大汽车军团提前放价!毛主席泥塑坐像由另几位同志继续塑造,”王志强记得很清楚,“泥塑像完成后,负责纪念堂工程建设的谷牧同志和纪念堂工程建设总指挥同志前来审定,然后,翻制成石膏像,按石膏像的造型,采用房山县所产的汉白玉,经北京建筑雕塑工厂数位石雕高手联袂奋战近三个月,终于雕刻而成。”

  1977年2月底,毛主席纪念堂外四座群雕方案被中央审定通过了。3月上旬,雕塑组提请国务院文化部发函,又从全国各地调集了80多位雕塑家,他们和原雕塑组20多人加起来,正好108人。

  雕塑组迁往北京西郊的一所大学内。雕塑组在学校的大操场上搭起一个很大的临时工作棚,安置纪念堂北门两组群雕的泥塑放大。“北京市的工人、农民、解放军战士和民族学院的年轻教师,争着为雕塑放大工作干活,义务当模特儿。”王志强对此感人场面印象极深。

  经过三个多月苦战,雕塑组出色地完成了四组大型群雕的泥塑放大任务。、谷牧等同志和刘开渠大师一起审定了泥塑放大稿。审定后,北京、上海和全国各地调来的翻模工人连夜翻模。本来这四组群雕应采用花岗石雕凿制成,因石刻工期很长,因此只得采用水泥拌细石和石英沙,仿花岗石制成。

  “这么多中国雕塑家聚集在一起,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完成这么巨大的雕塑工程,这在新中国历次重大的雕塑创作中是空前的、罕见的。”王志强非常自豪,“1977年9月中旬,在纪念堂工作建设总结表彰会上,我组三分之一雕塑家被评为毛主席纪念堂工程建设先进工作者,大部分雕塑家获得表扬奖状。我也光荣地被评为先进工作者,这是我一生中获得的最高荣誉。”

  据王志强介绍,毛主席纪念堂的雕刻艺术工程一结束,雕塑领导小组立即成立修改小组,负责毛主席纪念堂的雕刻修改工作。刘开渠任组长。

  “修改小组曾于1978年冬天在上海开过一个修改稿的研讨会,就在上海油画雕塑院开的,住在衡山宾馆,会中在上海美术馆搞过展览,王朝闻也来了。”王志强告诉记者。

  王志强还向记者说到这样一件事:毛主席纪念堂北门西侧的群像,本来由工农兵等形象构成,也包括等历史印记。随着中央拨乱反正进程的加快,雕刻修改小组在广泛征集意见后,感到有必要作出修改,随即请示中央有关部门,得到的答复是———把紧跟在工农兵后面的形象整个拿掉,把紧依着的一个人像手中的大字报去掉。其他,就不需要改动了。